我推谁我也不知道

直接官宣???


不行了。。太甜了太甜了

走过路过的兄弟姐妹们,入股不亏赶紧冲呀

原来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是我至关的重要了

原来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是我至关的重要了

恩瑾

奇数 黄

偶数 张


1

我是黄恩茹

我发现我家对面住着一个年龄相仿长得漂亮的女孩 


不过她好像是个变态,因为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在用望远镜偷看我,起初望远镜对着我家我的窗台,并没有在意 后来经常看到她时不时总盯着我


后来还在公交车上搂着我肩膀,吃我豆腐。



2

我是张怀瑾


我是一个美术兴趣生,因为一些原因从悠唐中学转来J中,搬了新家可能新环境不太适应,画画一直找不到状态


后来在无意中发现了对面家的小猫咪好可爱,再看看自家已经画腻了的矮脚弟弟兽,反手决定给对家的小猫咪来幅画,在对那些小猫咪的日常观察中发现它家的小主人长得真好看


后来在一次上学的公交车上,我们恰巧坐上了同一辆车


看着她身上的校服,在想想她家那只可爱的小猫咪。我决定过去搭个讪认识一下。原本只是想着拍一下肩膀,聊一下学校

谁成想 司机一个急刹车,我手还没碰到她肩膀,结果整个人就靠了上去,手还搂着她


看着她转头望着自己的眼神,仿佛望着一个变态,我正想说些什么,可是她却在公交到站的那一秒窜了下去;只留一个临下车时回望的眼神,我很清楚的在她的眼中看到一丝丝嫌弃



3

不管换谁在公交车上被不认识的人搂了一下都会挺生气的吧。不过都是女孩子,而且还可能是同学这次就算了,不过肯定还是要瞪她一下,表示下愤怒


走到教室不久上课铃响了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老师带着公交上的那个吃豆腐的变态进来了。

开学第1天同桌迟迟没来,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错,果然不出我所料,最后她坐在了我旁边。因为同桌的临时转学。

听她在讲台上的自我介绍,名字叫 张怀瑾

别说还挺好听的。


4


我是真的冤枉,我是真没有想吃豆腐的意思。还没有解释的机会,就被误会了,只能匆忙下车。


下车后就没看到人了,新学校对环境不熟悉,只能先去找老师报到。那个小猫咪的主人只能以后再找机会道歉了。

所幸顺着路标 顺利来到教导处报道。

在老师的陪同下走到教室。


走到讲台上,当然还是正规流程,先自我介绍一下大家好,我叫张怀瑾,怀瑾握瑜的怀瑾。


坐在台上望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显眼的小猫主人

后又在老师的示意下坐在她旁边的空位上,说来也是真的巧合,又是邻居,又是同学,最后还同班,甚至还成为了同桌。


“那个你好,我叫张怀瑾。”

“嗯。”

“………”

“……?”

“那(nei)个,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黄恩茹一脸嫌弃道:“黄恩茹。”

“同学你好像对我有点误会,我真不是变态那真的是意外。”

黄恩茹一脸我信你我是傻逼,敷衍且又不带感情的说:“嗯。”


张怀瑾心想不行啊,这个同学对我的误会有点深。得先做好朋友以后才能顺理成章的去她家







撸猫猫




5

黄恩茹虽然不太想让这个家伙做自己的同桌,但也找不到什么理由不跟她做同桌,又不可能把公交车上被这个一米五几的小矮个吃豆腐 这么糗的事说出来 



我可是猛1



在后来这几天的接触中我发现她好像就是一个书呆子,除了看书以外,她还会画画,而且长得这么好看


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变态呀

不对,他应该是一个好看的变态。



后来在一次课间,我可能是昨天复习的太晚竟然在课间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一道炽热的目光正在盯着我。是张怀瑾,看她的架势,对着我在画画,应该是在画我吧。

她画的入神,我趁机凑了上去。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好像只是突如其来的想法便用略带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道:“小怀瑾,画的不错呀 我好看吗?”

然后再冲她眨了眨眼。


她当时整个人都呆在那里了。连脸也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耳朵根了。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又趁机调侃到:“你不会馋我的身子吧。”

她的脸红的愈发可见,像熟透的苹果。

我未等她开口便又打趣到:“你脸红的这么快,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变态,你不会是个小基佬吧。”

没关系我理解你。啊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觉得你很奇怪的。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我还是会跟你做朋友的,咱们还是好同学。


“黄恩茹!闭嘴,快闭嘴。”



6

其实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当时是惊的,她不会被我的才华所折服,爱上我了吧。可是听着她不着边的话,看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明显只是打趣我。

我当时脑子一团乱,脸都快埋进桌子里了。



“咦 你咋脸红了这么久,你不会当真了吧,你要是真对我有想法我也是可以勉为其难接受的。”哈哈(此时笑声自己脑补不是大笑我也形容不上来)“这也还怪不好意思的。”


哪有啊?你这笑声听起来明明是很愉悦的。



大概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艰难的再次开口,低声细语道:“善良点好不好,咱能不能把这事翻篇……”


“张怀瑾,你脸好红哦。”


看来短时间,这个头是抬不起来了。



不知怎么回事,从那天开始,黄恩茹好像吃错了什么药一般一直跟着我回家,还美其名曰是顺路,虽然是顺路没错啦,但是我总是觉得她的目的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7

从那天开始我跟她的关系好像发生了质的改变。她也不再只是一个会画画的书呆子了。


在后来的某一天里,都走到家门口了,她叫住了我说给我看一个大宝贝

她把书包放到地上,又从书包里掏出了,她平时画画用的画本。打开第一页就是上次趁我睡着画的我。原以为她要将这张素描给我,可我还没开口,她就翻到了下一页。

下一页是一只小猫咪??等等,这只猫咪好像有点眼熟。这不是我家橘子皮吗?

“那个..给你,这是我刚搬来的时候就发现你家的小猫咪很可爱于是乎擅做主张给你家小猫咪画了张画。”


“那你刚搬过来的那段时间,望远镜对着我家,仅仅是为了给我家猫画画。”

“啊,你那么早就知道了,我还以为这会是一个惊喜。”

“我还以为你那个时候经常拿着望远镜对着我家看是因为我这倾国倾城之姿引得你这个女流氓垂涎三尺,没想到我竟然抵不过一只猫。”“茹茹哭哭。”


“黄恩茹,你又开始了,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嘛不嘛,茹茹哭哭要怀瑾抱抱才好。”


“黄恩茹,我发现你这家伙真的有问题,你不会暗恋我吧。”


“我这哪是暗恋?我家是明恋。张怀瑾我馋你身子。”


“黄恩茹!你女人身子都馋你太监呀!”


“哈哈,小怀瑾你脸竟然没红呀。”


“经过我对你的了解,你这女人一套一套的要是我每次都当真那还得了。”


“嗯,画我很喜欢。谢谢了。那我 你喜不喜欢啊。”


“哼,你这个女人。我要回家了这要让我麻麻听到容易误会。”


“我觉得阿姨知道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不会阻止我们的。”


“越说越没谱了,我先回去拜拜。”



8

就这样子在我跟黄恩茹每天的打打闹闹中我们的高一生活宣布告一段落了。





   害接下来是题外话了

诸位可以放心,这文肯定是刀

我感觉这篇文我留了满满的伏笔,就比如说那样开局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变态的字眼,但是在上帝视角里,张怀瑾又不是变态。

以及她们的关系,真的是因为一幅画跟一场打趣发生的质的升华吗?

等等等等…


瞎臂

瞎子  精修版

第一人称视角

⚠️ooc

    我叫刘力菲,我有一个老婆是个瞎子但她十分漂亮还特别爱唱歌跟我一起卖艺为生,有谁敢笑她我就揍谁。

   还有一个女儿,我们一家三口就在中泰城的一所戏院里卖艺为生。


  今天呢,也如往常一样。直到我看到一道身影,她就站在人群中却与人群中格格不入。 

她的衣服十分华丽只是站在人群中就十分突兀,还有她手里剑。

  我盯着这柄剑浑身直冒冷汗因为我认识这柄剑。

因为这柄剑倩倩陪上了眼睛还有我仅有的一切 …

     但是这柄剑也给予了我现有的生活。

    我和这柄剑的故事大概发生在十九年前,剑的主人叫洪静雯。

    当时我们同在丝芭王朝的盛世下为官,她是穗王王卫的统领但是她跟我和这里所有人不同。 


    王卫里的人都是孤儿没有亲人从小到大 生于王卫,死于王卫;没有自己的过去,也没有自己的未来,有的只是一个代号,一把长剑,一个个代表着鲜血的符号。

  

    而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身居高位功夫也很厉害尤其是她的剑 在一场朝野动荡的阴谋中家族不振被剥权下位的她靠这把剑当上王卫统领。


     如果不是职位上的事情可能我也不会和冷言少语的她打交道好在接触下来她也并不是个冷血的人。

      或许是平时冷言冷语的装扮下她也极其独单我很快的交心交底我们的关系也从同僚上下级变成了知已好友。


  在日后的接触中她也在酒卓上吐露心声:她原是大将军府的少主她也有妻有女,可惜妻子随将军府一起倒下了。

   见证了大山崩于眼前,而且大山还是自已不伦是任何人都会害怕洪静雯也不例外。洪静雯害怕到什么程度呢?连女儿都不敢姓洪,听她说叫张润 可是连我也没能见过。

 

 

  盖是她在王卫里的代号,我的代号是飞。王卫并不是卫士 

王城之下王卫最大,王城之内一人之下

先斩后奏  杀伐可断



  世界上总有一见钟情的戏码,可是这样的戏份没想到发生在了我身上 那是在穗城下的一个小戏院里 留春居  是的我不是第一次跟洪静雯在这种风月之地醉酒当歌。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是在青楼里,如果说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我一见钟情哪应该就是她的眼睛和她声音尤其是她的眼睛浩瀚星海璀璨如月。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干净灵气楚楚动人的女子。

   在听她奏完此乐后当及买下她的初夜,虽说我身居王卫副统但一年俸禄不过百两银全身家当不过是换姑娘一夜。不过只是离去时得名姑娘名狗剩。


没想到我和这位狗剩姑娘第二次相遇只时隔一天。

“留春居出现了一桩命案 死的是尚书左大人的长子左兴,飞你跟我一块儿去看看。”

留春居狗剩姑娘 …


“是一刀致命的,刀很快足以确定是谋杀。”

“从血迹上看是先杀青女在藏于房内等左公子进来时一刀斩杀。”

“左尚书那边有什么动向?”

“并无。”

“左二公子来了”

左:“洪大人 飞大人 ,在下尚书府二子左婧媛。”

“左公子…”

左:“其父言家丑不可外扬,不知兄长的尸身何时能带走。”

“请便吧。”

“那就在此谢过洪大人了。”


盖:“大儿子死了二儿子一点悲伤都看不出,飞你怎么看。”

“素闻尚书大人,家纪严明一生清贫不像是会纵容其公子花天酒地的人。”

盖:“尚书大人可没你说的那么好。”

“可是这也不因致死吧。”

盖:“你刚才有在意那位左二公子的手吗。手很大节指分明特别适合拿刀。”

“动机有了但不至定案,事情恐怕不简单。也无证据这案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盖:“不用了,尚书府近日可不安宁。过几日真相自已就会出来,收队吧。”



当晚刚死了朝贵公子的留春居生意必然不如住日,我早早的就到来了。

终于又见到了这个让我一见钟情的人了。 


倩:“飞大人是吧?”

“是,刘力菲。你呢?”

倩:“大人真的是会说笑昨个您来的时候不是就告诉过您了,好巧不巧我也姓刘。”

原来是刘姑娘啊。

倩:“哈哈,大人真是有趣。在这留春居里名字很重要吗?哈哈哈…”

  ……

“等我攒足银子,赎你出去。”

倩:“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人您可真是可爱啊。”

“我是认真的,一定。”


倩:“哈哈大人你那点俸禄,赎我?您八年不一定攒的足银子,但八年后我可是自由身了。”

“行了大人,天也亮了您也该离开了。”

“大人下次也不用换衣服了。”

“怕你不喜欢那身官服。”

“这儿谁不知道你是王卫副统。”

 ……


“等你那天来赎我,我就跟你走。”

“一言为定。”

“刘倩倩 是我名字。”



  是啊一月俸禄五十两 年禄一百两,赎刘姑娘要三千两。


  我还是每天都会去找刘姑娘,只是我们都没有在提及赎她这事,但我们都不会忘记这事。


   日后的一天晚上她从枕头下拿出零零散散八百两银票对我说:“这里有八百两全是我平时帮其她人洗衣扫地收拾屋子赚的你拿着我等你早点来赎我。”

“我讨厌你的官服还有那把剑…”

    我细细的听她说完她的家势以及为什么会被卖到这里也是她讨厌我的官服和剑的原因。


   银票你收着,我明天就能攒足银子赎你跟我一起离开相信我一定可以。

倩:“好,什么时候都好我一定等你。”




在穗城的一处小医馆里。

左尚书可是让我好找啊。

“没想到头来还是要死在你们王卫的剑下。”

其实这么说就错了我来杀你不仅是谁下的命 而是杀了你 我会有好大一笔钱就能带着我所爱之人离开这个肮脏的鬼地方 又刚好你也要死了一举两得。

你也不要怪我,尚书府勾结前朝余孽意图叛乱才是你该死的原因。

我没有给他再说出一个字的机会就把剑捅进了他的身体。


    我如愿的拿到了赏金但我没有预料到报复是来的那么快那么猛烈。

   次日我如愿的把刘姑娘赎了出去,可是刚出门就被一辆马车挡住了去路。

    车厢里的人是左家二公子左婧媛。

“你来了。”

车厢里传出左婧媛的声音:“嗯。”

“比想象中的快了很多。”

左婧媛在车厢中说到:“今夜杀不了你 明天我也没机会了。”

   紫色车帘微动,被一只手掀起。

   那只手很大,指节修长有力,很适合拿刀。

   左婧媛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这位往日意气风发的左公子脸上已经没有了神彩 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这样的你还能杀我吗。”

左婧媛握住了手里的刀:“你要小心,我的刀很快。”


    我拔剑了,并不是多么华丽的剑术,仅仅是刺 了过去。在我的观念里想杀死一个快刀客只能比她更快。

   然而左婧媛横刀于身前,神色宁静。

   我也不知道她手中的刀到底动过没有。看上去这把平平无奇的刀一直横于身前,刀未出鞘。可我手臂却有明显的痛处。

   她没来得及出剑,因为我又向她挥去。

   这次她的拨刀我看清了,因为她根本没有任何躲开的想法。我挥掉了她的一只眼睛。她的刀也砍中了我。

   我强忍着腹部的伤口,提起铁剑,便向左婧媛斩了下去,这是我最好的机会因为痛感带来的短时麻木是我们杀死对方的最好机会。

  没有蓄势,就这样一剑挥出。

  干净利落。

  铁剑斩落直向她的头顶。

她还是没有躲避,她出刀了。她的刀破开铁剑,来到我身前。

   唰的一声轻响。

   我的右臂齐肩而断,远落一旁。

   但我的剑先落在她的脸上,可惜未能致命。

终究是她的刀更快一步。

   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打湿,不停的向地面淌着血水。

   鲜血像奔涌的河流般,从断臂处向外涌出。


  看着身前狰狞面目全非的左公子,还有把我搂入怀中的倩倩。我在等一个机会,等她靠近。我腰间还有一把短剑,等她挥刀向我,我八成可能杀了她但她一定能杀了我。

   可是刀挥了下来但挥向的人不是我而是倩倩。

 我出剑了,后发先至这是我最快的一次,短剑刺进了左公子的胸口。

但左公子的刀也挥瞎了倩倩的眼睛。


    是的这件事情也画上了句号。

   盖也及时到来我和倩倩也活了下来。



盖也问过我以后有什么打算。

“倩倩怀孕了,穗王城算是待不下了,我杀了很多人 皇权富贵,我打算和倩倩去看看穗王城外面的世界。”

盖:“左婧媛去杀你是我告诉她的。”

“我猜到了。”

盖:“对不起但将军府七十余生命都和刘姑娘错不了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盖:“刘府已经没了,左府也拜我所赐已经足够了。”

“你今天来是为什么。”

盖:“原本是来杀你的。”

“那现在呢。”

盖:“刚才说了你走吧放心走。”

我走过洪静雯背后听到了她拨剑的声音。

其实我的剑一直在手里转身之间洪静雯的颈间多了道血线,可我是把刀捅进了她的背后…

来追你的人全被我杀了这是她倒在我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的,我错了我杀了我的好友。一人心里只要被占据了就会变得软弱脆弱。杀代二十载的我第一次因为杀人而感到恐惧后怕,不敢做任何停留当及就带倩倩离开了穗王城,后来几经折返来到中泰定居下来,说实话我不止一次在噩梦中梦到当时那个场景但时间总是治愈的良药在时间的长河里这件事也被我逐渐遗忘,倩倩也不会问我是怎么赎她出来的…



    后来的后来都盛传在中泰城里有一个就叫中泰的戏院,里面的老板娘长的及其漂亮国色天香而且琴声乐耳温柔贤惠但她眼睛看不见,她有一个独臂相公。外来人可还不知道谁要是笑话他老婆他就会揍谁。

    对了,她俩还有一个女儿。一家三口那可是恩恩爱爱羡煞旁人。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下文   带你回家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七貂   王菲妍X鲁静萍

⚠️ooc

室友设定

       是从什么开始的呢?可能是18年9月的某一天她来到了这个舞台上,又或许是18年11月的某一天,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在这个舞台上。

     可是没有谁能够确定以后的事情,不是吗?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又或者在不知道多久之后的未来,终会发生些我们并不想让它发生的事情。


     “你确定了吗?确定的话今天就搬离生活中心”

      走在中心的路上鲁静萍不禁思索着,当初是怀着怎样的想法去来到这里的。想想当初的自己,好像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渐渐的忘记了来到这里的初衷,也忘记了哪些曾经信誓旦旦说出来的话。不过可能忘掉也不错吧,毕竟谁都不想自己打自己的脸的,是吧。

      这几年以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是遭受了社会的毒打吗?也许是吧。

       是这里,教会了自己什么叫做高不可攀,什么叫做心如死灰,什么叫做人情冷暖。

       抬起头,不远处的楼在夜幕中显得有些冷漠,今天的中心也还是那个样子呢。就是不知道会见到那个傻子吗?最好还是见不到吧,毕竟自己都要走了呢。

       鲁静萍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中心的楼下,摇了摇头强制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暗道:算了,以后这里都与我无关了。


      带着故作轻松的脚步,一步一步走上楼梯,只不过平时老长的楼梯这次怎么这么短,这么就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看着房门上挂着的两个个房牌,突然觉得有些刺眼,随手取下自己的那一块,扔在了一旁。

        房牌撞击地面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房牌跳了几下最后躺在了自己的脚边,鲁静萍莫名的觉得有些难受。

       屋里的人听到门外的声音,在鲁静萍触碰到门把手之前便打开了房门。鲁静萍看到的,就是那张看起来傻的要死的脸,只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挺顺眼就是啦。

     “臭鼬你回来了呀。”

     “你才是臭鼬,你全家都是臭鼬。”

      看着眼前的人,鲁静萍不仅一次觉得王菲妍是个傻子,可是看着这个不知道被自己吐槽了多少次傻的人,自己却说不出口将要离开的话,只能顺着她拉着自己的手进了屋。

     “喂鲁火娃,我们去看电影去。”

     “啊?算了吧,今天我有点累”

     看着这臭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菲妍却还是莫名的有些气恼,“哦,知道了,那我跟别人去。”

       “嗯,那就好。”

       可是过了半个的小时鲁静萍还是没有见到王菲妍有什么想要动身去看电影的样子。

       疑惑道:“你不是要可以看电影吗?你怎么还不去啊?”

       王菲妍看起来有些生气,“这就去,咋啦?看到我还烦了,那我就不在这碍着你了,再见!”

      鲁静萍一时语塞,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出话来。王菲妍便推开门走了,走到门口的王菲妍,看到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的门牌,想着臭鼬做事毛手毛脚的,怎么连自己门牌都弄掉了,捡起旁边的门牌,把门牌又挂了起来,转身就匆匆下楼了。

        “有时候,一句再见就是一辈子。”

      鲁静萍环视着这间自己住了不知道多久的小屋子,看到那张空着的床,却不由得想着,这怕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傻子了吧,这样就最好了吧。

       有时候,时间可能真的很快了吧,可能自己觉得只是一眨眼吧,哪些脑海中原本色彩鲜明的记忆都在不知不觉间褪色了,现在的自己也只是偶然间才会想起一点那段时间的记忆,那个在舞台上又吵又跳的自己好像已经彻底消失了,现在想起来也只是觉得莫名的有些怀念吧。

       离开公司,离开剧场,好像自己一下子就变得平平无奇了。

      这段时间以来鲁静萍有过困难的日子,有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离开公司之后,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月工资就可怜的三千多块,交完水电煤气房租就剩不下多少了。可是却就这样过来了,没什么是过不去的,只不过是看你想不想而已吧。

      “李姐,早啊。”

      “小鲁啊,早啊。怎么都有黑眼圈了啊。”

       “还不是加班加的,昨天做方案做到十一点,回到家就快一点了,没睡多久。”

       “这样啊,还是不要这么拼命的好,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啊。”

        “好,我知道了,李姐。”鲁静萍笑笑,坐到自己的工位上,又准备开始工作。说实话,这份工作刚开始的时候,自己根本适应不来,不过还是这么就过来了。

       李姐是自己来这家公司的时候的师父,一直教自己做事,直到自己到现在能够独当一面了,像是自己的长辈一样。

       “小鲁啊,来帮我看看,这个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SNH的啊。”

       鲁静萍从来没想过再一次听到SNH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过再次听到已经仿若隔世,能想起来的,只有那个有点傻的家伙了吧。

       “好勒,李姐你是怎么了啊,找她们?”

        “还不是我女儿,说什么现在这个SNH很火,过几天要到这里来开演唱会,缠着我,要我买票。”

       “这样啊,我看看。”

       “李姐,你看,这么弄就好了,直接付款就可以了。”鲁静萍笑笑说道。

      “哦哦,好的,谢谢你啊,小鲁。”

      “没事的啊,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位,只是掏出了手机,在搜索栏上打上SNH48几个字。

       “竟然没倒闭啊,还火了?王子杰不吃饺子了?”看着搜索结果的鲁静萍不由得说道。不过却又摇摇头,现在它倒不倒闭都可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这一天鲁静萍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张显得有些陌生的照片,看起来还是那个傻样啊,就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刚才看到,那个傻子今年是第十五名啊,很厉害嘛。

       她们的演唱会,自己要不要去呢?

       还是不要了吧,作为逃兵的自己,终究是没有资格再去看她了吧。可是,为什么又不能去啊,鲁静萍有些头疼。

        自己已经归于平凡,跟曾经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还是不要再去的好吧。

       关于自己的下半生的问题,说实话,家里不是没有安排相亲,自己生活中也遇到了不少很优秀的人,但自己却总是觉得不对,每次都莫名的有一种出轨的错觉。而且最可怕的是,每次自己一有那么一点想法,晚上就肯定能梦到那个家伙,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到底算什么啊。

      “真是个傻子,分开了这么久都还不放过我,哼。要不是和你关系最好,我就要当你的黑子了,真的是。”

       也许当初还是有那么一点想要留下的想法的吧,只是想陪着那个傻子,可是自己终究还是离开了。真是可耻啊,鲁静萍。

       虽然关于要不要去演唱会的这件事,经过了多番纠结之后,鲁静萍还是决定不去。

       可是在当晚,她还是捂着脸,来到了体育馆周边。鲁静萍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看着张贴着巨型海报的体育场,却是在想,这么冷开演唱会,回去不会感冒吧。

       拿着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从黄牛那里买来的票站在门口,鲁静萍还在心里狠狠的骂着张自己。“你又不是没见过,甚至还同台表演过,花这冤枉钱干嘛啊,五千大洋啊,自己大半个月工资就这么没了啊。”

       可是排到她检票的时候,却还是立马把票拿了出来,在别人看来都有些迫不及待。

       后台,王菲妍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有些沉默,出道八年了,前三年籍籍无名,后五年慢慢被大家熟知,也在不断进步,可是自己却就是开心不起来,可能是哪个自己想要分享的人已经不在了吧。不过没事,不管多久,我马上就要去找你了啊。

       “前辈,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好,我来了。”

       王菲妍把手里的东西塞进自己的包里,却并没有整理好就匆匆上台了,那是一块牌子,上面的字迹可能是时间长了吧,显得有些模糊。

       场内,人声鼎沸,熟悉的声音一直在耳边环绕,加上周围粉丝的声音,让鲁静萍不止一次的觉得这次出去可能自己就要聋了吧。

       不过看着台上那个熟悉的身影在又蹦又跳,却突然发现曾经那个傻的让自己有些心疼的女孩子好像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突然长大了。

       又一次躲避那人投射而来的视线,鲁静萍在心底第八百次的骂那个场外买票给自己的黄牛。

       什么东西啊,不是黄牛票都应该很远的吗?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票就在舞台的正前方啊,这个地方不应该是被预留,或者早就被一抢而空了吗?怎么还会让黄牛卖到自己的手里啊。

       鲁静萍拉了拉自己的帽檐,在确定那人不会看到自己的脸后,抬起了头。

       可是映射在眼前的,却是那双熟悉的眼睛。

       看着那双充满了笑意和惊喜的眼睛,鲁静萍却突然觉得自己不害怕了。摘下自己戴在头上的帽子,抬头,和那人四目相对。

       只一眼,足矣。

       让我明白了,那些年里,终究不只是我一个人而已。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吧。



时隔我也不知道多久,出产的第2篇文,哈哈。


真相是








真相是




“黄恩茹,我喜欢你!”


“小傻子,我也喜欢你呀。”


“不是这样的,不是!我说的是恋人之间的那种”


“怀瑾……”


“轰—”,一道惊雷炸响,打断了黄恩茹的回答。


张怀瑾缓缓从床上坐起身子,眼眶有些泛红,也许只有在梦里自己才能那么有勇气吧。


可惜没听到她的回答,但是那答案不是都心知肚明的吗?又何必那么执着呢?终究也只是害人害己而已。张怀瑾也曾歇斯底里过,也曾疯狂过,也曾是个骄傲自信的人,可是手臂上那一道道疤痕却在无声的嘲笑着那个曾经的自己。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说喜欢我吗?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光吗?


为什么你们都要离我而去?房蕾走了,刘闲走了,连你也要离我而去了吗?”


这些都是藏在心底的话,是想和那人说的话,可是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站在她的面前,自己就好像是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明明在心底演练了那么多次却还是说不出口,像是沉入海底的石头一样,悄无声息,所有的歇斯底里终究是只能演给自己看了吧。




“哥哥,这是张怀瑾”


“你大不大光明都好看我都喜欢”


“你是我的光”


“我和J队也拜托你了”


“想跟喜欢的人做很好的朋友”


"因为是很想靠近的人,很想说出口的话,很多埋在心里很久的念头,感觉太过纷乱无从说起。"


“如果我当初再勇敢点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不是我呢?”


“一边想着你是从什么时候有着这样的小心情,一边又想到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会心疼你,下意识的注意着你,想着张怀瑾不是又在丧吧?张怀瑾不会又在不开心吧?”


“我真的很不愿意看到我们因为一些事情,伤害到我喜欢我在乎的人,最终伤害到我们的关系”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


“你们不要看黄恩茹傻,虽然她确实挺傻的,但她也是一个很细心也很温柔的人”〝我们现在重新开始也为时不晚。”


“只要你不推开我,我就永远在你身旁”




可是你终究还是推开了我,就像是一场美梦,又像是排演好的戏曲,天空中一声突然响彻大地的惊雷,或是一点小意外便足以将这场美梦炸的粉碎。


梦醒了  你便不在了




真相是假的 都是假的


她不爱我,她曾经满眼都是我也是假的


她曾经对我那么好也是假的,她说过的话也都是假的。最后她也推开了我。我们就像是在台上的戏子,按照剧本排演出一幕幕动人的曲目,受尽观众的欢呼,可是我却入戏太深,误以为你是否也有那么一丝真心。


乐歇幕落,我却不能抽离,期待着你像是戏中人那般唤我一声“怀瑾”。


却终究是没等到。


“黄恩茹,这场戏落幕了,我也不再是戏中人了。”

真相是








〝黄恩茹,我喜欢你”


〝小傻子,我也喜欢你”


〝我说的是在一起的那种”


〝怀瑾,我……”


怀瑾听到了她的语气便红了眼眶。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说喜欢我吗?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光吗?


为什么你们都要离我而去?房蕾走了,刘闲走了,连你也要离我而去了吗?


“不是的,怀瑾你听我……〞


话音未落,怀瑾便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


梦里黄恩茹对张怀瑾说


“哥哥,这是张怀瑾”


“你大不大光明都好看我都喜欢”


“你是我的光”


“我和J队也拜托你了”


“想跟喜欢的人做很好的朋友”


"因为是很想靠近的人,很想说出口的话,很多埋在心里很久的念头,感觉太过纷乱无从说起。"


“如果我当初再勇敢点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不是我呢?”


“一边想着你是从什么时候有着这样的小心情,一边又想到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会心疼你,下意识的注意着你,想着张怀瑾不是又在丧吧?张怀瑾不会又在不开心吧?〞


〝我真的很不愿意看到我们因为一些事情伤害到我喜欢我在乎的人最终伤害到我们的关系”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


“你们不要看黄恩茹傻,虽然她确实挺傻的,但她也是一个很细心也很温柔的人”


〝我们现在重新开始也为时不晚。”


“只要你不推开我,我就永远在你身旁”


可是你终究还是推开了我。




突然天空一声响彻大地的惊雷


梦醒了 你不在了




真相是假的 都是假的


她不爱我,她曾经满眼都是我也是假的


她曾经对我那么好也是假的,她说过的话也都是假的。最后她也推开了我。












好了,接下来是我想说的一些话。


这篇文或者说恩瑾文和杉源文都是我的遗憾,这篇是我的第一篇恩瑾文,也可能是唯一的一篇最后的一篇,为的可能就是了去我的遗憾吧




说句实话我后悔过,但是不管真相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愿意去等待,毕竟来日方长。




这也是我整个人生中写的第一篇文(虽然之前曝出了一篇我比较向往的文,但是那篇文由于一些素材的问题吧,还有我脑洞的紧缺的问题一直没有给大家写出来,但是我也有一直在写,那篇文怎么说呢刘闲跟张怀瑾两个人在我看来并不像是CP,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感却意外的让我十分有感觉,所以我才会下定决心去写)文笔和文采确实不好希望大家能稍微见谅一下。